戏一.

沉迷男色不想码字。

【周叶】走着走着就散了(完结)

看了那么多文然而真的喜欢这篇……一直在追,完结了有点忧伤,不对,我应该撒花才对!好的于是撒花!【够了!

四喜烤麸:

后来,但凡有好事之徒问叶修当年是怎么从家里跑出来的,叶修便会绘声绘色地讲上一段现实版的越狱故事。


然而事实的真相却异常的简单。


叶修一跃而下,周泽楷及时接住了他,冲力使得两人一齐摔倒在地。幸好松软的泥土缓冲了大部分伤害。周泽楷抱得很紧,将叶修的脑袋小心地护在自己怀里。


他们连滚好几圈才停下来,周泽楷立刻翻身坐起,扶住叶修,问:“没事吧?”


叶修点点头。


还没来得及多说上几句,远处隐隐传来脚步声。可能是保安,周泽楷第一个反应过来,捡起丢在地上的外套,给叶修裹上。


“快走。”


他没忘记抓紧时间亲了叶修一口。


 


当坐上周泽楷准备好的汽车,驾驶座上的那位让叶修颇有些意外。


“顺利?”那人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问道。


“嗯。”周泽楷一直扭头关注着来时的方向,暂时没有人跟过来,看来一切还算顺利。


叶修看看周泽楷,指了指,没法说话手边又没有可以写的东西这点令他有点郁闷。


对方注意到了叶修的动作:“看来你真不能说话。”


“两礼拜。”周泽楷替叶修回答。


那人笑笑,意味深长地从后视镜里看了叶修一眼,“黄少天要是知道一定会很有趣。”


心真脏。


叶修举起拳头,碰了下王杰希的肩膀。


谢啦。


“记得欠我个人情。”王杰希说。


 


王杰希将两人送到微草俱乐部附近的旅馆,房间是用王杰希的身份证开的。


“周队大概和我说了一下情况,我想这样做会比较好。”三人坐定后,王杰希开门见山。


叶修点点头,用旅馆的纸笔写道:“明智的判断,公寓那边肯定没法回去了,小周也是,明早一旦发现我不在房间里,我爸妈第一个会搜查的地方就是那边。”


周泽楷轻轻捏了捏叶修的肩膀。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王杰希问。他可没有乐观到认为叶家会再一次放任叶修离家出走个十年。


“躲个两三天应该还不成问题,我爸重面子,不会大张旗鼓地找人。”


“那也是权宜之计,还有,竞选那边你怎么解决。我听周队说你父亲已经让你退出了。”


叶修没说话,飞快地转着笔。如果不放弃竞选,就意味着他不能继续低调隐藏。工作和感情之间似乎只能选一,但两边叶修都不想放。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着的周泽楷说话了:“我有一个办法。”


周泽楷的主意有些剑走偏峰,虽然激进,但未偿不可一试。事不宜迟,三人继续商量了一下具体细节。王杰希告别离开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


房间里只剩下叶修和周泽楷两人,两人衣服上还沾着泥巴和尘土,不过谁也没有在意。


叶修扭头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在看他,下一秒,两个人便狠狠吻住了对方。


所有的感情在这一刻喷涌而出。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98768&tid=3197723#Content


 


两天后,一条讯息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具体最早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已经无从考究,如何一夜之间在多个重要游戏论坛散播的也不甚清楚,当人们意识到时,所有的注意力已经全被吸引住了。


叶修退出了竞选团队?!


什么?


真的假的!


好像是真的!


为什么!


该不会是受排挤了吧,心疼我叶!


不至于吧,别乱说,小心查水表。


我看难说,我就奇怪叶神这些年做出这么多成绩,也没见着升职什么的,原来是上头不愿意提拔他。


喂喂,那可是体育总局。


体育总局怎么了,越高的地方水越深。


我刚问了认识的人,人家在体育总局工作,楼上说的恐怕是真的,据说叶神太耿直,得罪过蛮多人的。


看,果然被我猜中了。


怎么感觉又是一个老嘉世……


这个和当时嘉世的情况不一样吧,楼上的是不是嘉世黑啊。


不管一不一样,叶神都太可怜了!


你们都别乱猜,我怎么听说叶神是因为身体原因退出的。


叶神生病了?!!!!!!


有证据没有啊?


搞不清,也许只是借口,电视里不也经常这么演嘛,找个生病什么的借口把人排挤掉。


太过分了!


我觉得还是应该先查清楚。


怎么查?


有没有在医院的朋友?互相问问看呗。


话说叶神不在,竞选还能不能行啊,都到最后一步了。


如果叶神真的是被人排挤掉的,那体育总局也就没什么花头了。


就是就是,太过分了!


还是先查查叶神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叶修疑似因病退出竞选团队的消息就像一滴水砸进油锅里,很快整个游戏界全炸锅了,一时间真真假假的消息甚嚣尘上。


媒体们闻风而动,没多久,叶修住院的具体信息就全被扒了出来。


一方面,叶修只得了小小的声带息肉的消息让担心的粉丝们长吁一口气,但叶修本人至今未再露面、以及叶家拒绝任何采访的态度又让整个事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官方给了一些解释,大意是叶修生病需要静养,但很快有人反驳,静养可以,那至少让叶神说句话啊。


叶修的微博早就被大批网民们的留言给淹没了,连黄少天等叶修好友也纷纷在微博上艾特对方,询问人在哪里,而这其中,同属竞选团队的周泽楷的转发更是将阴谋论的说法推向了顶峰。


现在,所有人的眼睛全戳在官方身上,就差掐着脖子逼问叶修到底在哪里。


叶修在哪,他们又怎么会知道。网络的力量官方是体验过一回的,然而当初可以强按着叶修和周泽楷演场戏,这次面对局里的各位领导以及叶父这样一樽动不得的大佛,公关部可谓愁破了脑袋。


竞选在即,总不能节骨眼上搞起窝里斗,国内荣耀联盟也一再发声明,请大家以大局为重,但荣耀迷们不买帐。


竞选大不了下次再来,搞我们叶修大神,绝对不可以!


面对汹涌的民意,体育总局上层很快坐不住了,领导亲自给叶修父亲打电话,请他让叶修出面澄清。


最终,叶父做出了妥协,叶秋作为家族代表与叶修和周泽楷两人做了个协议。


按照协议内容,叶修必须出面平息所有骚乱,保证竞选能顺利继续下去,而叶家将对两人睁只眼闭只眼,但有一个前提。


只要叶修父亲还活着一天,就不允许他们两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暴露或者公开恋人关系。


叶修和周泽楷接受了这个协议。


之后,叶修主动联系上自己的领导,在叶修父亲的安排下,重新回到竞选团队。他发了一条微博,表示目前身体健康,之前因病在外地休养了一阵子,并不是真的退出竞选团队。公关部随后也花大力气反复澄清这仅是一个误会,请众人不要听信谣言,继续关注和支持荣耀世邀赛举办地的竞选活动。


正主出面,大家的不满情绪很快被安抚了下来,叶修拿着手写板回答记者们问题的一段视频也差点让体育总局被全国各地寄来的润喉糖和慰问信所淹没。


而叶修的那些同事们也十分高兴叶修能回来。叶修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个年代愿意做实事的已经不多了,电竞部门不少职员都是因为喜欢这行才努力考过来的,他们更愿意跟随一位有理想有作为的领导,而不是夸夸其谈,一天到晚忙着画饼的空谈主义者。


这场风波最终以叶修的回归而告终。


周泽楷和叶修也终于得到了他们所期望的自由与宁静。


 


 


一个月后,荣耀世邀赛委员会的官方所在地,苏黎世。


这座美丽的城市时隔数年,再次吸引了全世界荣耀玩家的视线,新一届世邀赛的举办地将在这里由二十名常任委员共同选出。


叶修带着数名工作人员提前两天赶到了会场,随行人中自然包括荣耀形象大使周泽楷。


评选当天,每个候选国家将会有十五分钟的最后演讲,委员们将会结合前期的实地考察结果,进行最后的打分。


演讲将由叶修来完成,他的喉咙彻底养好了,烟也一起戒了。当年吸烟主要是为了提神,当然也有耍酷的成分在里面,既然现在生过病,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叶修戒起烟来那也是十分痛快,说不抽,就一次也没有抽过。


评选当天,周泽楷起的很早,大概是潜意识里太过兴奋,再加上时差,有一点点失眠。


他轻手轻脚地换上运动鞋、运动衫,准备出门的时候,听到身后有动静,就见叶修睡眼惺忪地从床上挣扎起来,揉了揉眼睛,说:“你等我一下。”


等叶修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套上早就准备好的运动衣,周泽楷发现,他看上去还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至少看上去是。


“还早。”周泽楷提醒说。一直等走到室外,叶修还是在不停地打哈欠,这个时间点对他而言确实太早了一点,瞌睡朦胧的,连路都没看准,周泽楷拽了他一下,才没让他被一块石头绊倒。


“是挺早的,天都没怎么亮。”快年底了,冷风一阵一阵,瑞士海拔本来就高,这个月份更是冷。叶修打了个寒战,彻底清醒了。


周泽楷捏了捏叶修起了层鸡皮的耳垂,笑道:“跑起来就热了。”


叶修环着胳膊,缩着肩膀,冻的龇牙咧嘴,跑步衣服还不能穿太多,他狠狠又打了个寒战,仗着周围没人,低头就往周泽楷怀里撞过去,“你知道我想起一个什么笑话吗?”


周泽楷张开双臂搂住他,“是什么。”


“如果觉得热,就去跑几圈,跑越快,风越大。”


周泽楷忍不住笑起来。两个人搂了一会儿,大概还是觉得冷,叶修深吸口气,咬牙命令道:“要不赶紧跑吧,再不跑,我觉得被窝就要召唤我回去了。”


这是叶修第一次跟着一起晨跑,他之前不是没有动过这份心思,不过总是因为各种不可抗拒的原因而搁浅,用他的话来说,他和被窝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周泽楷倒是无所谓,早起晨跑,回来时带两份早餐已经成了他的固定项目。


两人先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叶修不会,周泽楷就教他,一个一个步骤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做完以后周泽楷先跑,叶修在旁边跟着。叶修显然不是跑步的料,姿势对不对就不说了,长跑讲究呼吸配合,一看叶修那个张着嘴不停呼白气的样子,周泽楷就知道他大概跑不远。


所以他贴心把速度降下来,跑慢一点,好让叶修适应。


但叶修跑步不咋地,心性倒是挺高,周泽楷一慢他就感觉到了,立刻嚷道:“周大伯,你这是竞走还是慢跑啊。”


周泽楷无奈。竞走可比慢跑快多了好嘛。


为了照顾叶领导的自尊心,周泽楷再次提升了速度,叶修兴头挺高,跟着挺紧,一边跑,一边说:“看来我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嘛。”


然后他就岔气儿了。


岔气其实这是一种形象的比喻,气跑岔了,跑到腰窝子那里,酸辣辣的难受。叶修忍了几步,实在忍不住,慢慢停下来,扶着膝盖喘息。周泽楷跑回到他身边,叶修摆摆手,“你继续跑呗,我休息一会儿。”


你休息,那我也休息。周泽楷跟着叶修一起走到路边找了个花坛坐下。


天蒙蒙亮,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醒来,苏黎世他们已经是第二次来了,上一次……


“说起来,这里算是我们的定情之地。”像是看透他在想什么,叶修突然这么说道。


周泽楷低着头笑了笑,呼出的白气在一阵阵的凉风中四散开来。


“叶修。”


“嗯?”


“那天你在想什么?”


“哪天……”叶修立刻反应过来,“啊”了一声,“你说那天啊。”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出了点汗,额头上贴了一圈细软的碎发。


叶修想了想,“等等,你先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谁先动手的。”


周泽楷抽了抽眼角。


“你。”他回道。


“不可能,我那么纯洁正直的一个人!”


“……”反正床上被干的不要不要的时候,周泽楷是没看出来到底哪里纯洁了。


叶修托着下巴,不吭声了,周泽楷其实也不是真的想要刨根问底,只是突然想到,就那么问了。


“冷吗?”汗被风吹干,带走些许体温。天渐渐亮起来,但气温仍然很低,路边的草叶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霜。


“还好。”叶修回道,“我还挺喜欢这地方的,外国人生活挺悠闲的,不像国内,一辈子拼死拼活就为了挣个几百米的房子。”


“外国人也很辛苦。”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


叶修笑了,“诶诶,我是说整体上,你意会一下嘛。”


“哦。”


“要不,什么时候我们也在这里买套房吧。”


周泽楷猛的抬起头,叶修捏捏他下巴,“我的意思是偶尔可以来度个假,就我们两个人。”


话没说完,周泽楷就靠过去,吻住了叶修的嘴唇。和冰凉的脸颊相比,口腔很烫,湿润而温暖,空旷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微露的晨曦照亮了远处河床的一角。


“好。”周泽楷低声回道,他突然站起来,说“你等我一下”,然后就飞一样地往回跑。


干嘛去?叶修好奇,站起来张望了一会儿。周泽楷跑得非常快,一阵风似的,转眼就看不到了。


这么一看,两人似乎已经跑出挺远。叶修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这个体能,大概是因为一直跟着周泽楷,所以没有意识到累。


有另一个人陪着,感觉上还是很不一样的。


叶修原地蹦了蹦,让身体不那么快冷下来。周泽楷说的没错,跑起来就不那么冷了。


不出十分钟,周泽楷回来了,气喘吁吁的,喘得很厉害。


“诶,我又不会跑路的,你急什么。”


叶修想给他顺顺气,但周泽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叶修!”


周泽楷的眼神特别深,叶修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意识到什么,连忙叫道:“等一下……”


周泽楷已经抢先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个小盒子。


傻子都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叶修想这家伙可千万别单膝跪下啊,太耻了……


大概是叶修脸上“你敢跪我就不理你了”的气场太强,周泽楷最后没跪,而是打开盒子,把里面的戒指取出来。


是一个男戒,样式简洁大方,一看就是周泽楷的喜好,戒指上串了一条长长的细金链子。


“居然是挂的吗?”叶修问。


“你要戴吗?”周泽楷反问。


叶修摇摇头,“不,挂着的正好。”他拿过项链,给自己戴上,周泽楷绕到身后,帮忙扣上锁扣。


戒指并不重,但脖子上突然多了一样东西,感觉就像被什么套住,锁上了。


叶修低头看着亮闪闪的戒指,戒圈内层刻了几个字。他问:“你什么时候买的?”


“出发前。”


“等着竞选结束送我?”


“嗯。”


“你自己的呢?”


周泽楷拉开衣服拉链,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坠在胸前,里面一样刻了几个字。


“刚戴的?昨天晚上没看到你戴来着。”


周泽楷点点头。


“里面写着什么?”


“名字缩写。”


“就这样?没什么一生一世、我爱你之类的?”


周泽楷笑了笑,“你喜欢这种?”


叶修赶紧摇头:“不不,还是现在这样最好。”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再次接吻,周泽楷的五指从叶修的指缝间穿过去,手心都很烫。


“再跑一会儿吧,反正时间还早。”叶修说。


“不跑,散步。”周泽楷建议道


“可我觉得我还可以跑五公里。”


那只是你的错觉。周泽楷牵着他,开始慢慢往前走。


大概走路比跑步省力不少,叶修又开始神气活现:“几岁了,还要牵着手。”


“三岁。”


“请问周泽楷小朋友最喜欢吃什么?”


“蔬菜。”


“不吃肉的小朋友长不高哦。”


“一米八一。”


“靠,我跟你讲,科学证明,三十几岁还是有长高的机会的。”


“哦。”


“你这小子,是越来越嚣张了。”


“你给惯的。”


“……”


“叶修。”


“嗯?”


“以后,每天都一起跑步好吗?”


“行,不过你得先帮我挑双运动鞋,我这双太磨脚。”


“好。”


 




完.




————————————————————————


终于完结了,自己给自己撒点花2333真的没想到这么个脑洞居然写了20万字。当初我和朋友说,我突然很想看周叶两个人和平分手多年后再见的场景,朋友说你写写看呗,然后我就写了个开头,就是第一章,然后就被怂恿着贴出来断后路了,当时真的是咋分手的、咋复合的等等等等关键要素一概没有概念,就这么想一点写一点再想一点的写到了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小自豪哈哈哈哈((


写到最后,中间总有些不那么尽如人意的地方,后面再改吧,争取出个本吧,纪念一下,封面也找好画手太太啦(开心地跳起舞来)


总之,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也谢谢大家对于文中各种缺点的包容,谢谢,谢谢一直陪我写文、鼓励我、在我钻牛角尖的时候啪啪()打醒我的天使小伙伴们,大家下个坑再见!!(应该会有……吧)





评论

热度(1201)